<menuitem id="dff9j"></menuitem>
    <menuitem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var id="dff9j"></var></th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ol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p id="dff9j"></p></th></ol>
            <font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/th></font>
            <font id="dff9j"><p id="dff9j"></p></font><menuitem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var id="dff9j"></var></th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dff9j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用戶登錄投稿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                  馬敘倫詩悼孫中山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人民政協報 | 顧燕  2023年05月12日07:14

                  1902年,17歲的馬敘倫來到了上海,經常在《新世界學報》上發表文章,使該報帶上了革命色彩,風行一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的上海,革命黨人的活動頻繁。孫中山的革命思想和活動,經常通過革命黨人在日本出版的刊物介紹進來。馬敘倫讀了很多進步書刊,尤其是讀了日本人著的《孫逸仙》一書,對他的觸動很大。馬敘倫明白,只有走革命的道路,才能推翻清政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后來的一些事情上,身在廣州的孫中山與處在北京的馬敘倫做到了同聲相應。北洋軍閥統治時期,由于窮兵黷武,內戰頻仍,致使政府各部門經費支絀,尤以教育經費更為拮據。1919年冬,北京大中小60多所公立學校教職員發起“索薪”運動,馬敘倫被北京大學、北京高師和醫專公選為教職員會主席,并擔任北京小學以上各高校教職員聯合會主席,親赴北洋政府國務院交涉。1921年3月,北京高校又發生“索薪”運動,馬敘倫依然是領導者。同年6月3日,馬敘倫等人赴徐世昌的總統府第三次“索薪”時,還遭總統府馬隊襲擊,馬敘倫頭部受重傷。馬敘倫在《馬敘倫自述》中寫道:“六三事件的規模,不下于五四運動,它是有革命意義的運動……孫中山先生在廣州也給我們正式的援助,北京的軍閥政府的威信就此一落千丈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1924年年底,孫中山為了與段祺瑞商談召開國民會議,“以謀中國之統一與建設”,扶病至京。馬敘倫對孫中山此行抱有極大希望,于是前往車站迎接。路上,見青年學生絡繹不絕涌向車站,市民也擠向正陽門前迎候。民心所向,讓馬敘倫大為感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年,孫中山不幸逝世,馬敘倫悲痛萬分,賦七律一首以悼念:

                  先生畢竟是人豪,天下為公字字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思想每隨時代進,堅貞不為大風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奔走卌年余薄產,纏綿一病返天曹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使公今日猶操國,郭李勛名未足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韩国产欧美情侣视频,日韩国产鸥美杂技一级大黄,日韩国产同性在线,日韩国产无码一区
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dff9j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var id="dff9j"></var></th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l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p id="dff9j"></p></th></o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/th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ff9j"><p id="dff9j"></p></font><menuitem id="dff9j"><th id="dff9j"><var id="dff9j"></var></th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dff9j"></menuitem>